成果專區

102年師鐸獎

擅長領域:

一、音樂教學,指導多種樂隊

二、國語、歌謠及排灣語教學

最高學歷:博士

教育理念:「愛、自信、進取」。愛,營造和諧的校園及組織氣氛。自信,對自身肯定與信念。進取,是不斷向前的動力。

經歷:

一、國小教師26年,國小主任15年

二、榮獲屏東縣特殊優良教師。

三、指揮及指導原住民學童合唱與鄉土歌謠,獲得無數次優等成績。

四、指導學童製作國小學生歌唱原住民古謠並錄成CD,得到第一座金曲獎。

五、當選中華民國第41屆十大傑出青年(藝術文化類)。

榮譽事蹟:

一、不間斷的學校音樂教學及歌唱指導,及原住民音樂研究前後達25年。

二、指揮及指導原住民學童合唱與鄉土歌謠,獲得全國決賽之優等成績。

三、指導學童製作國小學生歌唱原住民古謠錄成CD,得到第一座金曲獎。

四、創辦「屏東縣台灣原住民文化研究會」,出版CD拿到第二座金曲獎。

五、榮獲屏東縣特殊優良教師。

六、當選中華民國第41屆十大傑出青年(藝術文化類)。

七、當選屏東縣來義鄉愛心教師。

八、指導偏鄉地區學童國樂、國劇等競賽獲得佳績。

九、研究古謠及傳承古謠,獲2012年及2013年臺北西區扶輪社臺灣文化獎。

十、發表近50篇傳統音樂及教學相關之學術論文。

教育精神:

一、教學理念:

1.營造和諧與相互信賴的組織與校園氣氛。

2.建立學生在課業上以及與人相處上的自信。

3.師生建立共同的目標,並共同致力於目標的達成。

二、教學方法:

1.教師不斷發展專業知識,研發教材,提升自身的專業素養。

2.傾聽學生的需求,時時幫助學生,重視學生品德教育。

3.因材施教,了解學生的差異,把每一個學生帶起來。

三、教學建言:

1.尊重個別差異,清楚學生成長背景,不放棄任何一位學生。

2.重視學生身心發展,重視學業,也重視學習心態。

3.實施人性化的管教措施,使每位學生快樂學習,並能適性發展。


資料來源:102年師鐸獎、教育奉獻獎、資深優良教師網站

主辦單位:教育部

感謝主辦單位給我這個機會,讓我能將一生的教育心得,與更多前輩分享。有幾個有關原住民音樂教育的心得,想藉此傳達大家。

原住民學童特殊的音樂才能,是眾人皆知的,但是很可惜的,直到現在,這項專長,仍舊無法為他們帶來任何生活上的保障,出社會以後也無法以這個才藝為他們賺更多的生活費用。雖然,小學階段現在有很多針對學校特色所設的特殊班級(例如美術班、音樂班等),但是這些班級並不能照顧到原住民學校,因此原住民學童想要發展音樂才能,就一定要接受西洋式的音樂訓練方式,以及西方的藝術價值觀,這樣的教育方式無法培養真正的原住民藝術人才。所以針對這個部分,我們也思考是否有一個專門培養原住民音樂人才的學校,或是專班,讓全縣具有音樂方面的特殊才能的學童,能在很好的師資以及設備的輔助下,受到完整的民族音樂教育,這應該是相關單位可以思考的。

這幾年原住民學校才藝競賽與活動越趨減少,原住民學校的族群特色與才藝,有時後需要更多的觀摩與切錯,讓學童的才藝能因此活絡,不同學校的交流,也能讓老師們明瞭如何塑造學校的原住民特色。或者,相關單位或許每年辦一個原住民文化日,這個日子有觀摩、有比賽,讓學生重拾對於族群藝術的熱愛,並能透過活動了解自身文化的意涵。

我自己鑽研了幾十年的排灣族音樂,到了今天,當我觀察下一代年輕人的民族藝術表現時,我無法認同,只能搖搖頭表示遺憾。多少的年輕學子,音樂才能無法得到充分發揮,最後只能跑到電視台和平地人比賽當「歌星」,或是在pub裡面駐唱,要不然就是在喜慶宴會上當歌手賺錢,這樣的情形,等於是藝術人才的浪費。誠懇希望,重視原住民音樂人才,讓他們得到真正的發展,這樣對學校、對國家應該都會是很大的成就。

主題:合唱指導在教育上的啟示

民國88年,是周明傑指導草埔國小合唱團巔峰的時刻,學生的聲音呈現出兩年訓練後的最佳狀態,各項比賽無往不利,前景一片光明。那年的合唱比賽,周老師抱著勢在必得之心,認為去年已經是冠軍,本身又是音樂系畢業,今年目標當然只有一個----第一名,而為了要顯示合唱團高水準的合唱水準,周老師特別挑了高難度的無伴奏的中世紀外國歌曲《Ave Maria》。

比賽當天,原本鬧哄哄的屏東藝術館演藝廳,一聽到草埔國小清唱《Ave Maria》,整場頓時鴉雀無聲,草埔國小合唱團三部和聲的魅力彷彿把大家帶入歐洲教堂裡面,莊嚴、肅穆的氛圍搭配學童清亮、純淨、優雅的歌聲,任誰都不敢大力呼吸,因為些許的氣息聲都會壞了整場的氣氛。

成績揭曉,草埔國小只有「甲等」,是排名在好多學校後面的甲等,與期待完全不符。周明傑傻了,躲到藝術館角落哭泣,合唱訓練的辛勞、學童的自信、家長的期待、全校老師的寄望,他遭遇前所未有的挫敗,他否定自己,甚至質疑還要不要繼續走音樂這個路,會場隱約聽到在場音樂界其他老師對他的評論----「好高騖遠」。

往後,痛苦的兩個禮拜療傷期,周老師重新整理了紛亂的思緒,並認真的思考這次的合唱。雖然,音樂界好友安慰他說,可能是某些評審對於無伴奏歌樂有不同的看法、可能是嫉妒你們這個山地學校等等。但是回歸到「音樂教育」層面,他卻認為,比賽只是音樂教育其中一小部分,它雖然也是整個學習過程的一種評量,但是比賽成績的好與壞,並不能代表學童的學習成就。周老師也發現到,學童學習合唱的過程,一直保持著一種愉悅的心情,他們的學習是快樂的、是進取的,比賽之後,學童馬上就回歸平日的學習心態,並要求周老師繼續指導他們,周老師是學生的精神支柱,沒有理由繼續陷入悲傷的泥淖當中。

周老師回憶師專時期的課堂當中,他的老師講過:「有耕耘,不一定會有收穫。但是沒有耕耘,就一定沒有收穫。」當時的合唱團只成立了兩年,確實不能貪圖事事都成功。比賽後一個月,周老師重拾信心,站在指揮台上向學童一五一十的訴說他的心情,他最後問了學生:「還想唱嗎?」學生熱烈的點點頭。周老師在心態上轉個彎,隨即進入了音樂教學領域當中五彩繽紛的世界。之後,無論是甲等、優等,周老師都與學生一起度過,沒有任何怨尤,他常在指揮台上叮嚀學生,學習的過程最美,學會一首排灣族古謠最有價值。

幾年後的某一天,草埔國小合唱教育開花結果,周老師和草埔國小學童一起錄製的兒童原住民歌謠專輯《山上的百靈鳥》,奪得第16屆金曲獎「最佳原住民語流行音樂演唱專輯獎」。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