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專區

104年師鐸獎

擅長領域:

一、藝術與人文領域之肢體表演藝術

二、語文領域之國語科讀寫教學

最高學歷:東吳大學中文系

教育理念:

相信孩子的能力,願意陪伴與等待,並鼓勵嘗試與探索,形塑獨立與自信的學習主體。

經歷

一、女童軍團長

二、閩南語、國語科輔導員

三、新竹市教育局輔導團

四、新竹市東門國小導師

五、臺北市光復國小導師

榮譽事蹟

一、獲選新竹市103年竹塹明志獎暨特殊優良教師。

二、擔任第12届兩岸四地語文教學觀摩研討會示範教師,圓滿成功。

三、參加新竹市創新課程與教學發表比賽獲國語文創新課程特優。

四、獲第五屆新竹市SUPER教師獎第1名、第五屆SUP全國教師獎。

五、多次在研討會及教師研習會上發表國語文教學成果。

六、拍攝國語科教學錄影帶,並撰寫心得,供教學研究。

七、擔任幼女童軍團長迄今二十餘年,多次獲績優服務員獎。

八、參加新竹市閱讀工作坊,協辦學生讀寫營隊及教師閱讀研習。

九、指導學生參加竹塹文學獎童詩徵稿,屢獲佳績。

十、指導學生參加新竹市語文競賽閩南語演說獲第一、 二名佳績。  


資料來源:104年 良師興國─師鐸獎、資深優良、教育奉獻獎網站

主辦單位:教育部

以教書為終身職志的我,三十年來幾乎都擔任中年級導師,或許在別人眼中教書不算大事,但我總自我期許要把這份工作做到極致,照顧好身邊的每一個孩子,並且提攜後進,讓這個愛的園地有源源不絕的園丁投入,栽培每一株幼苗。在多年來教與學的歷程中,受到前輩的啟發、同儕的切磋和學生的回饋,讓我對教育逐漸有了清晰的想法。

首先,學生是學習的主體,教學應以學生做最根本的考量,講臺不專屬於老師,在求知的過程中師生是互相尊重,平起平坐的。再者,老師不是課堂上唯一的知識來源,同學間互相激盪出的想法觀點更多元,所以傳道授業之餘,小組討論是必要的,因討論而帶出來的表達能力、溝通技巧與同理心,才是學生真正帶得走的能力。另外,學習的發生不侷限於教室,良好的親師互動會引進更多學習資源。老師依循目標,積極為學生尋找更大的舞台,讓學生有明確的努力方向,而發表的成就感將會帶起學習的良性循環。 這些是我所堅持的做法,也希望孩子們在一個安全、尊重的學習環境中,自由伸展,充實成長。

長久以來,我是個再普通不過的老師,每天默默做著自己的工作,在孩子堆中稱王,在作業堆裡奮戰,學校,似乎是一個與世隔絕的安全小天地。民國八十五年後,教改風潮鋪天蓋地而來,當時我借調教育局,躬逢其盛,看到各縣市教育現場如火如荼的改變,在熱情的當口,也不時思考著在創新與傳統之間,老師的變與不變。自己該如何調適,才能穩健地跨出每一步,不至讓教育的百年大計淹沒於一片激情當中。即便現在口號稍歇,實質的改變仍如江河大海,一日千里,讓老師這個原本穩定的行業,也必須貼緊社會的脈動,跟著動起來,才不會孤立於潮流之外。

對我而言,這波風潮變的是教師專業被強調,知識的多元與傳播的快速已超越自己所知所學,就算當了老師還是要不斷進修,嘗試更有效的教學法,讓自己的專業被肯定。

這波風潮變的是教學不再是單打獨鬥,要靠學群的互相激盪與支援,才能讓美好的想法不斷成真,但也意味著教室必須打開,個人的教學必須經得起檢視;這波風潮變的是學生的真實學習重於老師的滔滔不絕,而知識的運用與國民素養的培養,這已不是簡單的課文所能解決的事。

然而這波風潮不變的是對學生的關愛和榜樣,一顆向善的心,溫柔而堅持,循循善誘。

我想這些變與不變都是教師責任的再定義,每一個行業要做到極致,必須有宗教家的熱情與勇氣,三十一年來我一直兢兢業業於斯,對安逸的挑戰,對理所當然的不妥協,何其有幸能得到師鐸獎的肯定!我感恩前輩的提攜,謝謝吳敏而老師讓我看到語文教學的真實風貌,也謝謝校長的指導,東門團隊的同甘共苦,以及學生、家長們對我的肯定與回饋,在教育這條路上,有你們真好!

陪伴,看似平淡無奇,但細水長流的堅持卻最能展現教育的力量。

先是小葳,想學腦筋卻老轉不過來,面對數學的恐懼與無奈讓文娟老師看在眼裡,疼在心裡,於是主動放學後陪伴她一起面對學習問題。漸漸,小葳成績有了起色,更令人訝異的是伴隨而來的自信與樂觀。這個美好的經驗讓文娟老師體會到關懷與陪伴,適時扶學生一把,是啟動學生自我學習的關鍵。

這一届的學生中,也有令人放心不下的。小楨是低收戶,家庭功能不彰,原本小楨課後可免費上校內安親班,後來家中環境改變,不再具低收身分,但仍繳不起安親班費用。文娟老師讓小楨課後在教室寫作業,請家人不要為學費傷腦筋。小楨的罩門是英文,每天功課做完,老師就陪伴她一句一句念,一字一字背,也和英文老師合作加強小楨英文。期末段考,英文老師拿著小楨考卷和文娟老師分享,從以前的不及格進步到102分!小楨因分數喜孜孜,老師卻因分數背後的努力而激動不已,「不讓貧窮落入永遠的循環」,真的,對弱勢的孩子來說,教育永遠是最大的希望。

跨年夜時一場車禍帶走了小瑋的爸爸。小瑋家庭背景複雜,爸爸是黑幫大哥,媽媽是陸配,人前風光,但晚景令人唏噓。媽媽向文娟老師哭訴家中種種不堪,然而最令她憂心的是小瑋跟媽媽表明想走爸爸的路。小瑋脾氣暴躁,加上似是而非的價值觀,讓媽媽不知如何是好。每天課後,文娟老師把孩子留下,用陪伴消磨他暴戾之氣,而小楨的努力正是小瑋最佳的榜樣,有了正向的導引,危機也是轉機。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