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竿典範

成果專區

107年師鐸獎

擅長領域:

一、數學-補救教學

二、藝術與人文-表演藝術

最高學歷:國立臺東大學教學科技碩士班

教育理念:

「教學最美的風景,不在復刻既有的改造,而在挑戰未有的打造。」

經歷:

臺東縣補救教學師資種子講師

臺東縣國民教育輔導團輔導員

臺東縣政府教育處課程督學

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計畫臺東縣總體計畫報告人

教育部教師專業發展整合平臺標竿典範團隊成員

榮譽事蹟:

一、92~96學年度指導學生舞蹈比賽縣賽及全國賽均獲優等含第1名。

二、97學年度以「嶺霧嘉明湖」方案獲全國創意教學獎特優。

三、98學年度取得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輔導教師」證照。

四、99學年度「國民中小學補救教學師資研習種子講師」培訓合格。

五、100學年度獲聘臺東縣國民教育輔導團人權議題小組輔導員。

六、100學年度指導學生參加全國音樂比賽,獲國小管樂合奏組優等。

七、100學年度參與教育部教學卓越獎競賽獲佳作。

八、101學年度獲聘國中小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計畫「進階審查」委員。

九、102學年度獲聘國中小教師專業發展評鑑計畫「進階研習」講師。

十、103學年度獲頒臺東縣特殊優良教師。


資料來源:良師興國─師鐸獎 、資深優良、教育奉獻獎網站

主辦單位:教育部

「這樣有沒有問題?」是這些年來最戒慎恐懼的教學用語,除了深怕根本問不出哪個孩子有問題,更擔心自己會逐漸習慣將其視為結束一個教學段落的「精神句點」。從吾輩成長歷程自省,我們似乎不若歐美學生自小習慣提問,值此之故,「老師可以不是天生的專家,但一定要讓學生相信他能聽得懂你講的話。」,身為人師的我總是以此自勉。

從前,智皓是個害怕數學的學生,但慶幸在老師的引領下沒有因此與這門學科交惡;現在,我必須是個勇於挑戰數學的老師,因其在生活中不易類比,且當孩子開始說服自己接受「對,我辦不到,那算了!」,害怕終將導致放棄,惡性循環的結果絕非僅是少學了一門知識而已。

「教師專業知能是教職無法被機器人取代的關鍵」,我的PCK是:作為我的學生沒有一個認為老師無所不知、高不可攀,他們都聽過我的「笑話」,智皓也期待透過我的生命故事,去影響孩子們笑看挫折。以數學來說,不強迫學生精熟,在他不知道為什麼之前;給予不同的路徑測試,而不是直接告訴他還有哪些策略和方法;肯定孩子的堅持,不只有在解題成功時;鼓勵學生與自己及問題對話。

看著孩子把笑聲從下課時、課堂外延續到上課中、教室內,不就是每個老師最大的心願嗎?

智皓既不突出,亦不特別,與所有樂見孩子微笑的夥伴們一樣,我們的名字是「老師」。有幸獲此榮譽,便是給予每位堅持在日復一日的日常中,幫助孩子找到自我、給自己勇氣、看見自身亮點的人師,莫大的肯定。教職生涯服務迄今僅15年餘,但其中有10年的緣分在不同的3個原鄉學校與當地的親、師、生結伴成長,偏鄉孩子的原生家庭社經背景或許相對弱勢,發展條件上的限制也確實多了那麼一些,但我相信此題不該也不會無解。為人師的快樂,不就在於能搶先見證果核內的幼苗萌芽甚或花朵綻放的那一刻嗎?如果你我的「相信」能在朝夕相處的言行中真切地讓學生感受到,成為挹注他們成長的養分,除了孩子必然能和我們一樣堅定外,表裡如一、誠以待人的國家的主力將是我們可以期待的品格圖像。我和歷年來有緣的學生們有個小約定,不限定在學業表現,每年都要給自己一個比能力所及再高一點,只要再多那麼一點點的「目標設定」,我相信達標的高峰經驗將足以代替為師為長的我們,陪伴孩子帶著微笑迎向每一次挑戰。

不說您可能不知道,對於所有原住民族來說,平地人都有個共同的名字叫做「白朗」,於是畢業即分發到排灣族部落的智皓老師,當然也不例外。還記得公費分發的場合,校長明確的希望選填進來的老師必須是「陶藝專長」,當時林老師可愛的一句:「我沒有陶藝專長,但是我會比孩子更認真學到好。」,著實逗樂在場所有人也令大家印象深刻。智皓老師融入部落族群的作法就是「當學生」,他跟學生一起上族語課;他向家長求救、跟耆老請教;他操著不標準的發音、扭著不協調的肢體跟舞蹈隊並肩練習傳統歌舞,這是誠意和決心。當這個「白朗」居然也能穿上傳統服,站在木鼓後方為孩子們敲響全國舞蹈比賽節奏的那一刻,血液裡、靈魂中儼然就是排灣族的一份子。回想起林老師在校服務的6年時光,第7節下課後常會留學生下來一起「玩」國語、數學,或許是沒有鐘聲和進度的壓力,孩子們總樂得在學校「混」很久。那些年金峰鄉所有的國小還有一種自發性的校際策略聯盟學科共同命題,嘴巴不說,其實每所學校都很有壓力。幾次成績揭曉,小朋友們的下巴總是抬得老高。改變的或許不是能力,而是態度:是一種不怕輸,一種我有能力可以跟你分出個勝負的自信。

在還沒有機會為林老師命名之前,他就請調到布農族的學校去服務了,不久前聽他用布農語自我介紹:「Sai kin hai subali mai put.」,說「subali」是布農族長輩為他取的名字。想想其實不難理解,不管在哪個族群的學校服務,智皓老師始終是個認同原住民傳統文化也喜歡和學生、家長沉浸在一起的人,一個從來就沒有把原住民視為「非我族類」的老師,就是不分你我的自己人,哪天您遇到他,請幫我們考考他Pasibutbut祈禱小米豐收歌-八部合音學好了沒!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