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專區

102年師鐸獎

擅長領域:

一、數學

二、體育(尤其是籃球、排球、羽毛球)

最高學歷:大學

教育理念:構教育無他,惟愛而已。

經歷:

一、導師

二、教評委員

三、成績考核委員

四、課發會委員

五、級導師

榮譽事蹟:

一、獲選本校90學年度默默耕耘教師。

二、輔導中輟生復學成功且持續就學。

三、指導學生參加科展榮獲國中組甲等。

四、長期擔任特教生導師且服務優良(96年~迄今 )。

五、擔任班級導師成為導師和行政的橋樑。

六、帶領班級屢獲綠色班級競賽優勝。

七、帶領班級每學期參與捐發票皆榮獲前三名(5學期累積上萬張以上)。

八、連年獲選教評、考績、課發會委員。

九、帶領班級屢獲各項競賽優勝無數。

教育精神:

進入教育界以來,一直秉持「一樹蓓蕾,莫道是他人子弟;滿園桃李,當看做自己兒孫」,所以對每個學生,總是用對待自己孩子的心態來照顧,因此每個孩子也能深刻感受我的用心,也都能把我當成父執輩般尊敬。

數學領域的教學方法,首重引起興趣,對大多數學生而言,數學是一門枯燥又艱深的學科,所以我常用一些數學遊戲引發興趣,有時再搭配魔術或數學家小故事讓課堂更生動活潑。導師領域,以身教重於言教的方式帶領孩子,主動關心,每個孩子生日都可以收到我的卡片和小禮物,我主動打掃教室,而非叫他們打掃環境,我為教室每週換一束鮮花,削中央餐廚的水果給他們吃,久而久之,很多事不需我下指導棋,淺移默化,孩子自然而然懂事。孩子更有同理心去關心他周遭的同學,更懂愛護環境,不浪費糧食資源,更懂欣賞美的事物。與其使喚他們,不如讓他們自己去體會。

很多人覺得現在的國中生愈來愈難教了,其實教育這條路,只要願意用「心」,會發現孩子或許因時空背景不同而有差異,但是他們是「孩子」的本質是不變的,所以只要願意用「心」傾聽,用「心」關心,用「心」付出,孩子們也是會用「心」回饋的,至少我18年走來始終如一,而每一屆孩子所給我「心」的回饋,也始終如一。


資料來源:102年師鐸獎、教育奉獻獎、資深優良教師網站

主辦單位:教育部

能夠被學校推舉出來,代表學校參與特殊優良教師的選拔,本身就是一份榮譽,實在不敢妄想能代表新北市參加師鐸獎選拔。優秀的教師何其多,有幸參與已是一種肯定,若能得獎,那必是上天的眷顧。一直以來,都覺得自己只是在做一個老師的本 分,對於所做的每一件事,我都視為理所當然,教的每一個孩子,我都視如己出。如果只是做自己覺得該做的事,而可以得到同仁的肯定,教育前輩的認同,對我而言真是莫大鼓勵。

18年教育生涯,擔任15年導師,15年來,每星期我都會在班上插上美麗的鮮花,因幼時我讀過一篇文章,內容是一個不太重視家庭環境的人,因為朋友送了一束花,他為了插花,於是洗了花瓶、擦了桌子、鋪了桌巾;但是桌子附近太髒,和花不相襯,所以他掃了地、擦了窗戶;等到環境都打掃好,他覺得自己太髒了,不配這個房子,因此他沐浴更衣,讓自己和整個房子都相襯了。我不知道是不是一束花真的有改變一個人的魔力,但是我覺得看著花的美,聞著花的香,相信整個班的學習氣氛應該也會跟著美好,而任課老師到班上課,心情應該也會比較好吧!就只是這麼簡單的想法持續了15年,讓同仁們覺得我不簡單。

每個孩子生日的時候,我都會送他們生日卡和小禮物,生日卡裡寫一些關心祝福和勉勵的話,我的想法很單純,在生日那天有人記得,而且可以收到禮物,相信對每一個孩子都會是一份喜悅的感覺,我喜歡看見孩子們開心的樣子,所以就讓他們開心吧!就只是這麼簡單的想法持續了15年,讓同仁們覺淂我不簡單。

是的,「就只是這麼簡單的想法」讓我被肯定,原來只要做好自己認為的本分就可以得獎,因此我相信有更多默默在做自己本分的老師,也一樣有資格得獎,而我只是比較幸運的那一個人罷了。

小楷(化名)是隔代教養的孩子(父親早逝,母親回娘家住,由爺爺奶奶帶大),如果不要發生那件事的話,他的各方面看起來是那樣的正常,甚至像是比一般孩子都來得幸福。

剛到班上的時候, 小楷就顯露出領袖的氣質,活潑開朗又有自信,除了是同學間的領袖之外,他也很希望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尤其他特別重視我的看法和態度,不過當時我不知道。七年級下學期的時候,有一次他因為好奇跟朋友去出陣,事後被我知道以後,我很生氣的罵了他,而且不太搭理他大約3~5天(算是一種師對生的冷戰吧),沒想到他忽然變的很奇怪,整個人完全的變了樣,我很緊張的和他的奶奶溝通,他奶奶告訴我,小楷很在乎我的感受,他很擔心他在我心中的形象變成壞學生,當我知道後,我馬上修正我的態度,更加的關心他,沒想到他不但沒有好轉,而且還出現自殘的情況,我知道情形不太對,於是求助學校的輔導處,輔導處介入一陣子之後,建議奶奶帶他去看醫生。醫生診斷後認為小楷有躁鬱症的傾向,而且病因應該是小五左右開始的,只是他一直壓抑,原因可能是母親在他五年級的時候,告訴他有新的男朋友,他有一種將被拋棄的感覺,所以從小五開始,他經常耳鳴,而且睡不著,但是奶奶都不知道。他進入國中後把我當成父親,所以當他做錯事後,我不理他的感覺,讓他很擔心又要被拋棄,於是整個被壓抑的情緒就爆發出來了。事後我一直修補我對他的態度,雖然他似乎也漸漸的好轉,但總是不像剛進國中時那樣的陽光,而且經常找理由不來學校,以致於缺課很多,他甚至在心情不好的時候,會在家裡對爺爺奶奶咆哮。

八年級的一次大隊接力,小楷為了班上的榮譽,盡力衝刺的結果是摔斷了鎖骨,開刀後我擔心他搭公車不方便,讓他更有理由不來上學,所以主動說要去接他上學,就這樣我和他有了將近一學期的「溫馨接送情」,因為這一學期的接送,立楷缺課的情況改善了,如果他當天不想到學校,我都會在電話中請奶奶告訴他,我已經在樓下了,請他趕快下來,小楷大多會跟我一起到校。現在的小楷已經不太有憂鬱或自殘的情形,最重要的是,他不服藥了,他告訴我他應該可以控制好自己的情緒,他不想太依賴藥物。由於生病了一陣子,讓他免試的結果不理想,他很有志氣的告訴我他要拼基測,看著他現在的自信,讓我彷彿又看到了剛進國中的他。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