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專區

102年師鐸獎

擅長領域:

一、國語文教學─北市輔導團8年

二、校長領導

最高學歷:國立臺灣師範大學教育研究所結業

教育理念:教育是助人的工作,其責任是把每個孩子帶好;而校長的價值是激勵老師,進行有效能的教學,用心提攜學生。

經歷:

一、臺北市立至善國中導師、教學組長、教務主任12年

二、臺北市立永吉國中教務主任、總務主任9年

三、臺北市立東湖國中校長6年

四、臺北市立永吉國中校長6年

五、臺北市立天母國中校長4年

榮譽事蹟:

一、東湖、永吉、天母國中校長任內,校務評鑑指標皆獲卓越表現。

二、校長任內獲得優質學校教師專業發展獎項及臺北111標竿學校。

三、臺北市九年一貫課程博覽會榮獲「行政類」學校課程計畫特優。

四、教育部93學年度「標竿一百-九年一貫課程推手」績優學校。

五、102年獲教育部國中小學推動閱讀績優學校(盤石學校國中組)。

六、97年獲教育部卓越校長領導獎。

七、101年獲選為臺北市特殊優良教師(校長類)。

八、95學年度試辦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並獲優質學校教專發展獎項。

九、支持及激勵教師,任內有多位教師榮獲臺北市特殊優良教師。

十、擔任臺北市國語文領域輔導團委員,推動國語文課程與教學改革。

教育精神:

校長的教育精神、教學領導與學生的學習成就息息相關,在以學生為中心的教學觀下,促進教師專業成長與學生學習是學校領導者的核心價值。

一、教學理念:

「該教多少」和「以何種方式教學」並非是最重要的,教學應更關切學生本身的成長。培養學生「真」知、「善」知與「美」知的良好習慣。其中,真知涵蓋自我學習、科學論證與追求真理;善知注重道德養成、人際溝通與開放心胸;美知強調感性品味、智性認知與行為實踐。

二、教學方法:

我戮力於五個面向:(一)以願景(Vision)引導,建立共同合作不斷學習的校園環境。(二)展現好的操守(Integrity),以過人的勇氣、耐心與親和力,推動教學與課程領導。(三)以正確的策略(Strategy)達成願景,熟悉教育與課程政策,引領教師進行課程與教學設計,改進教學方式,並提升教學品質。(四)點燃學習熱情(Passion),與教師進行專業對話與溝通,保持高度的好奇心與熱忱,將教學與課程的新知和行政經驗結合,不斷的精進。(五)強調執行力(Action):扮演教師激勵者的角色,協助教師形成學習社群,發展出教學改革的動力。

詩人葉慈曾說:「教育不是注滿一桶水,而是點燃一把火。」我希望我就是點燃老師熱情的那個領導者。


資料來源:102年師鐸獎、教育奉獻獎、資深優良教師網站

主辦單位:教育部

從事教育工作37年,讓我堅守崗位,迎逆所有教學阻礙、校務困境、教改浪潮的,只有兩個字--快樂。

追求快樂,彰顯自己的價值,從事一項「自己快樂,也盡量讓別人快樂」的工作,人生至此,夫復何求?古人稱:立德、立言、立功為三不朽。立言、立功是英雄俊傑的事業,唯獨立德,孔子說:「我欲仁,斯仁至矣。」憑一己之力造就人間美善。我並無建立道德楷模的雄心,只想讓快樂種子播散福田,成就教育生涯裡一分小小的功德。

擔任國文老師-期待自己在文學江海裡當個快樂的擺渡人,引領孩子聆聽墨客騷人的吟詠歌哭、體察世間情緣的悲歡離合、探索時代風雲的跌宕縱橫,讓孩子優游文學江海,藉文學的力量快意人生。

擔任教務主任-「歡喜做,甘願受」,用快樂的心情接受責求與煩難,勉勵自己要更努力為老師們建構一個快樂的教學場域;也激勵自己要更積極為學生打造一個快樂的表現舞臺,在教務處的日子裡,用快樂築一道沮喪、疲憊無法攻克的牆。

擔任校長-我已確信「自己快樂,也盡量讓別人快樂」是自己長久以來生命積累下,淬礪出的工作信念,也是自己工作的目標。擔任校長,有更多的權力與能力服膺自己的信念,也伴隨更多的責任,校長的工作不是第一線的實際教學,而是校務政策的擬訂、願景理念的擘劃與人事互動的磨合,讓老師、學生在教學的實境裡快樂地教學相長,是我唯一的功課。老師最大成是學生有成,在知識、人品上卓然而立;校長的最大成就是老師有成,在教學、生活上怡然自適。面對紛紛擾擾的世局,在教學的園圃裡,我願意立成一把傘,為老師們蔽去一切日曝雨淋、風蝕霜染,只有快樂工作的老師,才有快樂學習的孩子,我默默立誓-「自己快樂,也盡量讓別人快樂」的信念-「我感知、我努力、我完成」。

校長,還記得我嗎?

大介是校園裡令人頭痛的人物。依往例,巡堂途中我又在學務處看見他面壁思過的背影,如果忽略他桀驁不馴的神情和稍顯流氣的站姿,大介應該是清秀中帶著英氣的男孩,考慮到學務處、輔導室都已長期關注他,自己貿然插手,可能給第一線輔導他的同仁帶來困擾和壓力,所以幾次想趨前探視他,終究都忍了下來。踱回校長室,眼角餘光卻發現大介正從校長室前東張西望地走過,我揮揮手,希望引起他的注意,大介果真像做錯事剛好被人堵到似地站在門口,放下話筒,看著一臉錯愕的大介,我請他進來,的師生因緣就此展開。

大介的父母在五分埔賣成衣,競爭激烈下,面對生活重擔,父母對大介自然疏於照顧,我常覺得,在這樣的家庭環境下,他的人生過得很茫然。老師們的關注與照拂,彷彿投進深潭的小石子,幾許漣漪過後,又是靜謐如鏡。我努力回想自己國中階段與同學相處的方法,用孩子思考事理的模式,並操著自以為可以和這個世代的新新人類溝通的語言,希望在天馬行空的閒聊中,展現自己的真誠,希望在他冷硬的心靈尋覓柔軟的突破口。

大介對什麼都沒有興趣,連體育課都不能吸引他,更遑論其餘,但生活科技那種可以敲敲打打,需要心靈手巧的課程,大介卻能異乎尋常地投入。從適性發展的角度來看,技藝教育裡工科的課程或許才是使大介國中階段的人生不致空轉的最佳安排,在我與資料組長巧舌如簧的鼓勵下,大介答應勉強一試。幾週過後,大介熱絡、親睨的語氣就在校長室門口響起:「校長,還記得我嗎?我要在技藝班裡爭取當班長,拼第一名,拿保送資格。」我知道大介已經走上與舊日迥然不同的人生軌道,聽到「校長,還記得我嗎?」的招呼問好,是我教育生涯裡最溫暖的慰藉。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