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專區

國文變變變~打造關鍵學習力

‧獎  項:銀質獎

‧獲獎學校:新竹市立光武國民中學

‧方案成員:張蔚雯、江淑寬、黃碧珍、游蕙宇、陳信成、鄧可卿、蕭雅玲、顏慈嫺、晏啟瑛、劉惠芬、邱穎鈺、吳燕玲、蕭麗香

‧教學卓越名言:

「教」「學」改變 學習關鍵。

‧教學團隊簡介:

本團隊由光武國中13位教師組成。課程研發核心教師為:張蔚雯老師、江淑寬老師、蕭雅玲老師、黃碧珍老師、陳信成老師、游蕙宇老師、鄧可卿老師,其餘為協作教師。本團隊自90 年起進行一連串教學變革,我們的目標是「人人能產出,個個能上臺」,團隊成員各司其職,各有分工,改變老師的教與學生的學,教師凝聚向心力,為學生打造關鍵學習力。

‧資料來源:103年教學卓越獎

‧主辦單位:教育部

‧承辦單位:彰化縣政府教育處

‧承辦學校:彰化縣員林市育英國民小學

一、被綁架的師生

課程、教學與評量三者間的關係錯綜複雜,在我心裡一直是道難解的習題。

課堂上的孩子,仰著頭 ,朝陽般臉龐 ,眼神裡卻閃爍著不該有的疑惑?面對在台上口沫橫飛的我,「老師,你教的會考嗎?」,我默然無語 ……

升學的魔怪,似乎是所有事情的藉口,老師被教學進度、教科書綁架,走不出教科書的框架;文本過度分析的結果,將文章「碎屍萬段」;考試領導教學, 打壞學生學習胃口,文學失去了為生命服務的意義,教學與生活脫節。學生拿著考卷告訴我:「我的爸媽只要看到分數不是9字頭就開始打,打得我想逃,老師你去說服我爸媽,能不能不要只看分數」。這就是最真實的教學現場:學生被考試綁架、老師被教科書綁架、家長被分數綁架。站在講台上,望著底下兩眼無神的學生,我常想十二年國教正式實施後,當基本學力測驗不再,升學不採計在校成績,我們有什麼「能力」留住課堂上的孩子?面對學生,如何才能找回學生的學習動機?面對未來的社會,什麼才是學生需要的關鍵能力,可以讓他們在全球高度競爭的舞台上得以一展長才?

二、評量緊箍咒

評量就像緊箍咒,牢牢拴住老師們躍躍欲試的心,升學考試的壓力,讓誰都不敢改評量,誰也不肯輕易改評量,課程改革的速度,一直比評量改革的速度快,教學與評量之間某種程度是脫節的,老師設定了教學目標,卻無法經由評量檢驗。因為我們的評量只考選擇題,非選擇題不過是零碎知識的直接提取,因此即使老師在教法上的變化日新月異,但是在評量內容的質量始終原地踏步。

在PISA國際閱讀素養評比中,省思評鑑題型之所以答對率不佳,是由於我們平時評量的形式,只考單一的選擇題,然而這樣的題型,是無法測出學生高層次思考,每一次在試題檢討會議上,總是有人提出來,能不能出一些開放性的問題?能不能不要有統一的標準答案?能不能在題型的設計上,多一點變化?但真正的問題來了,我們有能力出這樣的試卷嗎?這樣的試卷,我們會改嗎?對於分計較的考試形態中,衍生問題我們有能力處理嗎?我們遲疑了,原來我們還沒有準備好,我們抓錯了方向,以至於總是在原地打轉。真正需要改變的,應該是提升教師專業能力,我們亟需培養高層次思考的評量方法,藉由教學的改變、評量方式的改變,才能真正測出的學生多元能力。

一、以結果為導向培養學生的能力

飛機和滑翔機遠看非常的相似,唯一遺憾是滑翔機沒有單獨飛行能力,滑翔機人服從性高,操控佳,但失去了引導就喪失獨立飛行能力,飛機人訓練不易,卻有獨立飛行能力,那麼學校教育所要培養的是飛機人呢?還是滑翔機人呢?如果我們希望學生有獨立飛行的能力,就應該改變以往「多講少做」教學模式,把學習的主權還給學生,教育圓心應該是學生,我們要為學生重新打造關鍵學習力,提升學生的自主學習能力,培養學生積極主動與人合作、分享、討論、溝通的能力,讓文學與生命產生連結,找回從課堂中逃走的孩子。

二、打造關鍵學習力

經過漫長的討論與思索,我們認為學生需要的關鍵的學習力是「會閱讀、能寫作、能提問、會思考」「會閱讀、能寫作」閱讀能力是一技之長,若能培養學生讀的習慣,這是一生受用帶得走的能力。進入資訊時代,人際互動需要大量透過文字來溝通,不論是寫簡訊、E-mail信件往返,無一處不需要寫作能力,然如何言簡意賅的說明,如何適切表情達意如何細膩描繪風景,如何有層次議論說理就是國文課要教的能力。「能提問、會思考」才能適應未來不同變化,有邏輯系統的思考,面對複雜的人事,才能有效解決問題,這些是成功與否的關鍵。因此我們提出打造關鍵學習力「會閱讀、能寫作、能提問、會思考」發展策略。

一、第一階段萌芽期(90年~94年)

面對課程轉型中遇到的衝擊,最初領域會議多半以任務分派居多,對教學的討論與資源分享是私下聊天時才有的交流活動,但因為夥伴們不藏私,漸漸地,這樣的討論越來越多,老師們資源交流、分享愈來愈豐富。最後,我們就彙整大家所有的壓箱寶,成立國文領域教學資源庫,燒製成光碟一人一份,作為教學時的參考,現在回想起來,當時無心插柳,似乎成為我們教師專業轉型的第一個起點。

二、第二階段成長期(95年~97年)

多一雙眼看教學:落實觀課制度

95年教育部推行「教師專業發展評鑑」,光武國中很快地決定參加試辦,雖然國文領域參加的人數不多,卻把新觀念帶入教學現場,例如:「觀課」概念的引進,對老師實在衝擊很大。最初課程交流僅限參加教專的3、4位老師,我們於領域會議後一同備課,一同分享教學上的心得與困惑,久而久之,大家覺得這樣的分享對教學有實質的幫助,能解惑亦能解憂。

三、第三階段茁壯期(98年~100年)

1.建立閱讀課程地圖

就課程發展而言,這是一個重要的里程碑,經由黃小芳校長整合行政資源,國文老師設計課程,在大家分工合作的努力下,以往教師成長是由上而下,多半由行政出招,老師接招,而這個閱讀課程是行政出招,老師們也出招,大家有一個共同的目標,想改變老師的教學,也想改變學生的學習,我們透過討論將閱讀課程系統化,從理論到教學,國文老師課程設計的能力提升了,學生也透過閱讀課程種種,改善學習胃口,更會閱讀。

2.專業交流,互助成事

建立閱讀課程地圖,就教師成長而言,從策略擬定到自編經典閱讀教材構思最後完成,領域內教師分工合作、分層負責,不僅凝聚領域內共識,更加強領域內教師專業對話機會,提升專業能力,從點—線—面的合作模式,讓國文領域脫離單打獨鬥,形成團隊合作機制。我們體會到專業分工的重要,為往後的合作奠定良好基礎。

3.跨縣市交流提升視野

老師們長期深耕與各縣市進行跨縣市教學的交流,例如:臺南市復興國中心智圖教學、PISA閱讀素養命題設計,桃園縣讀寫結合的範文教學,輔導員們將各縣市課程推行經驗帶回領域中分享,作為我們課程中實施的參考,「他山之石,可以攻錯」這樣的交流讓我們的視野不再侷限於新竹市,有機會向全國各地的老師學習,使我們的專業能力大大提升

四、第四階段成熟期(101年 ~)

1.專業社群學習型組織

隨著跨縣市交流頻繁,老師們更積極學習,原本在領域會議後的共同備課討論,就移到領域會議中進行,因此領域教師一起共同備課,每一位老師輪流分享教學上的心得,不管是書籍閱讀、教學技巧分析、教學目標擬定、教學資源的分享、分組合作學習在班級上的應用,大家才驚覺國文領域,真是臥虎藏龍!

因為我們有系統的規劃與經營,因此在專業的增能上,不再是亂槍打鳥,而是由點、延伸到線、擴及到面,教學逐漸看到了成效,學生回答問題更能深思熟慮,更能看出文章深層意涵。

2.領域會議運作模式

自101學年度起,國文領域教師在多次會議後,決定成立「學習成就評量專業社群」改善評量品質,鼓勵夥伴們參與教師專業發展評鑑,並建置社群網站雲端提供交流。每週二學科共同備課時間及每週三專業社群研討時間,安排協同備課、主題經驗分享、教學觀察座談與回饋、專業領域研討、教學檔案製作分享、同儕省思對話、學生任務單討論評閱等活動,紮實的領域會議,給予專業的能量,至此領域體質已脫胎換骨。

3.夥伴學習

為了提昇教師專業能力的同時,協助初任教師、新進教師適應環境,了解學區學生狀況,學校文化,培養閱讀及寫作種子教師之人才庫。現階段夥伴關係如下:惠芬-玉潔、碧珍-慈嫺、蕙宇-啟瑛、雅玲-姿堯、燕玲-韻竹。夥伴老師們之間交流與逐漸改變領域文化,激發夥伴教師們教學的熱情,共同投入語文教育的行列。

4.學習共同體

從同儕教師的對話和觀摩中,我們突破個人備課的片面性和備課壓力,教材中不同解法或教法的疑惑,也可以透過事前的提問討論獲得共識,或找到進一步確認答案的方法。由於夥伴教師的進度或先或後,先上完的老師也會分享課程討論中發生的疑難或困境,再由大家提出可行方案,做為下一個教師上課的參考,以避免再發生同樣的情形,每一次的教學與課後討論,都成為精進教學的基石。

5.適性揚材,推動十二年國教518課程

102年教育部推動「國中教師五堂課」提升教師專業能力,張蔚雯老師成為教育部推動「多元評量核心教師、補救教學、差異化教學講師」,並協助教育部拍攝多元評量規準建置影帶,並在全國各地進行多場多元評量、補救教學、有效教學分享

黃碧珍老師成為「有效教學」講師,他將自己的課程,從教學目標擬定,到教學設計,進而使用多元評量檢核教學成效,完整呈現在全市教師面前,獲得現場教師極大迴響,老師們發現有效教學並不是唱高調,而是可以真實實踐於課堂中。

6.知己知彼,百戰百勝

當教師專業能力提升,就有能力走向全市、全國、甚至海峽對岸,102年張蔚雯老師與吳敏而教授一同合作,赴重慶與大陸200位老師進行五天的課程交流,分享教學實作課程經驗,獲得大陸老師一致肯定,而張蔚雯老師將大陸行的觀察如:大陸的課程設計、教學實施、評量、教師研習、大陸學生的學習態度等,以「從群文閱讀看大陸課堂」為題,在領域會議、全市領召會議進行分享。

這樣的交流分享給國文老師帶來極大的震撼,往往我們認為教學時數不足,總是趕進度,但當我們聽到,在授課時數一樣的情況下,大陸國小一學期上40課,國中一學期30課,而我們卻只有12課,每位老師無不面面相覷。大家想,我們有什麼理由被教科書綁架?自此,我們的教學改變更加速了!大家更願意拉大課文框架,進行多文本教學

關鍵能力四歷程

一、多元課程活化教學~提升寫作力

這些活化的課程,的確帶來了許多教學和學習上的改變,藉由這些課程拉近了師生的距離,也凝聚班級向心力,學校發展也因為這些課程展現新的風貌。「校本課程」木棉花節~國文領域進行「木棉花節新詩創作」結合新詩教學與美術課程,創作出屬於自己的書籤,「木棉花節詞曲創作」讓學生用舊曲譜新詞 ,當個現代詞人。清明包潤餅,冬至搓湯圓,我們讓學生親自體驗這些民俗課程,讓課堂上的學習與生活發生關聯,讓學習不再是紙上談兵。

二、超「閱」巔峰閱讀計劃~提升閱讀力

在黃小芳校長的帶領下,我們進行 「超閱巔峰閱讀計劃」:總務處重新打造圖書館,改善圖書館借書動線硬體設施,引進家長資源,增添圖書設備;教務處推晨讀十分鐘、圖書館推行動書,國文領域老師研發閱讀策略,自編經典閱讀教材;輔導室成立家長讀書會,引進社區資源,讓學校與社區有緊密連結;學務處成立校刊社,讓學生的作品有發表的舞台,就在各處室努力的協作下,逐漸提升閱讀風氣,提升閱讀能力,最後此閱讀方案獲得「教育部閱讀磐石獎」肯定。

三、多文本教學~提升思考力

其中張蔚雯老師與顏慈嫺老師以「空城計」多文本閱讀課程,我們帶領學生看孔明面對15萬大軍,如何解決問題,用在空城計學到解決問題的方法,進行文本分析,看看「花木蘭」解決問題的方法和孔明一樣嗎?怎麼解決問題,最後學生要用這些方法嘗試解決一個生活中的難題,跨文本的思考力,就是學生能力的展現。我們以此教案參加教育部辦理閱讀教學示例教案競賽獲得優等。

四、改善評量品質計劃~提升思考力及提問力

1.單純紙筆評量,改採多元評量

我們的評量的方式除了傳統紙筆測驗外,更增加實作分享、專題報告、小組合作等,我們採用更多元的評量形式,來檢核所有的學習成果,如此一來,老師比較容易知道教學是否達到目標,這對學生的學習有極大助益。

2.改善評量品質參與PISA命題設計

我們在102年舉辦「PISA閱讀素養-活化教學種子教師培訓」,我們希望辦這個研習讓老師更了解PISA評量的理念,並將PISA評量的理念轉化為課堂教學,並提供學生有關於PISA教學或相關試題練習的機會。

3.提升高層次思考命題技巧參與學習成就評量

我們改變了總結性評量的內容,加入閱讀理解、摘大意等非選擇題,其次,改變了形成性評量的內容,改變傳統單一的紙筆測驗,我們用小組討論,分享、報告、專題研究等方式來深化我們的學習,所有的考試都教學生競爭,我們的評量除了競爭,還有合作!

國文變變變~教學變、評量變、學生變

一、教學變

1.就{理智面}而言:

我們自98年起,每年都有明確的領域目標:例如(98~100)閱讀深耕,(100~101)多文本閱讀,(102~104)提升教學技巧,改善評量品質,當指令下得正確,老師就不會無所適從,目標也較為明確。

2.就{情感面}而言:

我們無私的分享與討論,拉近彼此的距離,拋棄以往單打獨鬥的做事方法,分工合作,打團體戰。

3.就{環境面}而言:

改變老師所處的環境,讓分工合作,專業討論的氛圍,隨處可見。回顧這十幾年,改變一點一滴在國文領域發酵,其實我們真的變得很不一樣。在這十年中光武的老師從不變到漸漸變,然後到全然的翻轉。教學需要老師真實的投入課堂,真實的與學生相遇,當然,也要真實面對自己,這一路走來真不容易啊!

二、評量變

1.閱讀理解方面:

我們參與心測中心學習成就評量計劃,將出題~審題~修題~施測視為一個循環,針對題目一修、二修、三修的結果,提升老師的出題技巧;同時經由審題、修題機制,老師們討論評量基準、規準及閱卷共識,透過參與心測中心的研習,一方面汲取評量新知,做為施測改進的參考,另一方面也將其他學校的發展現況帶回到領域中,和夥伴們一起分享。等到時 機成熟時,我們就在總結性評量中施測,相較於其他學校在總結性評量中遇到的重重阻礙,因為我們周延的準備,降低了許多在推行上的難度。

2.寫作評量:

寫作評量上的改進策略,我們請到洪美雀老師教我們如何評閱寫作測驗,同時我們參與心測中心寫作評量規準建置,從出題~建立評量規準~討論閱卷共識~施測,有效提升老師在評閱寫作測驗時的信度與效度,自103年起我們開始進行寫作評量複閱制,希望能透過複閱制度,讓評量標準更客觀。

3.選擇題型:

為改善評量品質,我們透過撰寫雙向細目表、審題制度,讓總結性評量試題更具信度與效度,透過輔導團辦理的研習,我們也了解其他學校評量現況,他山之石,可以攻錯,未來,我們將朝向合作式命題,繼續改善評量品質,提高學生學習效能。

三、學生變

1.探究式提問教學,思考力展現

我們之所以這麼重視提問設計是因為提問代表方向,因為問錯了問題,即使答案對也沒有用。一個好的提問是沒有辦法得到完整的答案,這不是一根拴緊到底的螺絲,而是埋下一顆種子,並容許有更多的種子,讓創意的景觀能夠變得綠意盎然(John Ciardi)。這樣的思問場景不停地出現在每間教室、每堂國文課,我們驚豔於學生的進步,驚豔於學生的思考力與領悟力提升,我們相信我們走了一條不一樣的路。

2.多文本閱讀展現閱讀力與寫作力

新詩教學一直是光武國中的特色,我們把課堂教學與木棉花節課程結合,我們利用多文本閱讀的概念,讓學生大量的讀、分析的讀,於是學生們利用在國文課學到的方法,再結合學校探索課程,於是寫下「十五歲的印記」為自己所生長的台灣獻上感謝,並且在教育部記者會上朗讀,甚至感動詩人吳晟,親自為學生的新詩題字。

3.扶弱與拔尖:

十二年國教最大的特色就是適性揚才,不放棄每一個孩子。在補救教學方面,我們改變以往補救教學模式,診斷學生起點行為,重新設計教學內容,強調教學與生活結合,企圖透過教學內容,教學方式的改變,幫助學生找回學習動機與自信。

另外教學上設計上,我們透過分組合作學習讓教學現場氛圍改變,藉由有層次的提問設計,透過同質或異質的分組,讓學習高效能的孩子透過互學、共學,達到拔尖的目的。

我們針對學生進行教學成效態度量表調查,有74%學生認為這樣的教比以前更會思考,56%的學生認為比以前更會提問,67%的學生認為,比以前有策略閱讀,65%的學生認為比以前更會寫作。未來我們還有很大的努力空間,尤其是在提問技巧教學要努力,但學生的改變,讓原本忐忑不安的老師吃了定心丸來改變,好容易!只要找對方法。改變,好容易!只要找對方法。

謝錦桂毓老師說:「有一種熱情叫堅持,有一種選擇叫覺醒,回頭終於明白,勇敢是帶著恐懼往前走。」面對未來,我們的確是帶著戰兢,往前走,但我們不恐懼,因為我們有共學共好的夥伴,一起往前走!

我們相信良好的學習成效,來自於完整課程設計,從木棉花節系列課程、經典詩文背誦、閱讀營、校刊、文學獎、改變評量方式……這一系列課程改變了以往學生對於國文課的刻板印象。我們拉大課文的框架、評量的框架,重新打造「關鍵學習力:會閱讀、能寫作、能提問、會思考」,培養學生獨立學習的能力,課堂上將不再是等答案,而是想辦法。

當學生專注力回來了、參與度提高了、思考力增加了,球回到老師這裡,老師們心裡思量的是:我們除了在共同觀課、備課、議課、改善教學技巧的基礎上繼續努力之外,我們還要繼續改善評量品質,提升學生的提問技巧。

另外,我們觀察到,長期以來國文科缺乏課程地圖的概念,以致學生學習沒有系統,例如:各式文類,沒有連貫性,語文知識更嫌零散瑣碎,課程安排缺乏由淺入深的統整,因此,未來我們希望為國文領域重新打造課程地圖,讓國文領域的學習更具有系統性。我們要從「課堂觀」走向「課程觀」,重新思考教學,設計明確教學標準,避免學習目標廣而不精,也許這是個艱難的任務,但我們相信:「有了開始,就不會太遲,像種子落地,等開花結實,有了目標,就不會迷失,路途雖蜿蜒,值得堅持。」~引自天韻合唱團

謝謝每一位課堂上認真學習的孩子!

謝謝學生,用行動、用參與、用分享、用態度,

告訴我你們實質的改變。

謝謝學生,讓我看見你的需要,

讓我有機會成為你的幫助,

將來有一天你也能成為別人的幫助。

教學的驚喜在生活中展現,學生的改變是我們堅持 的動力,我們從未忘記當老師的使命!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