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果專區

盡其在「偶」

‧獎  項:銀質獎

‧獲獎學校:高雄市立仁武特殊教育學校

‧方案成員:張簡玲娟、莊雯淑、陳盈儒、劉如恩、陳家堃

‧教學卓越名言:

教育有能量,透過學習,生疏變熟練,潛力成能力,只要肯努力,障礙不再是阻礙;

戲劇有魔法,在戲劇中,小魚能飛天,乞丐變王子,只要有勇氣,侏儒可以打敗巨人。

‧教學團隊簡介:

我們是一群愛作夢的特教老師,喜歡各種天馬行空的想法,大家聚在一起談天說地,激發出許多點子。團隊成員的個性迥異,有急驚風,有慢郎中,還有使命必達先生,與比賽小天使等;雖然大家看似吵吵鬧鬧,不太正經,但是在推動偶戲教學上,大家各司其職、分工合作,共同為發展身障生之潛能努力!

‧資料來源:103年教學卓越獎

‧主辦單位:教育部

‧承辦單位:彰化縣政府教育處

‧承辦學校:彰化縣員林市育英國民小學

一、不同障別學生的學習差異性

學校招收的對象為高雄市3-18歲中重度以上身心障礙學生;從學生障礙類別的分布比例來看,以智能障礙學生數最多,其次為腦性麻痺與肢障學生,近年來,伴隨情緒障礙之學生數亦有增加的趨勢(註:本校多障類以腦性麻痺學生為大宗)。

隨著學生組成結構的轉變,過去以智能障礙為主的教學也面臨到考驗與衝擊。腦性麻痺與肢障學生,主要的障礙在於大小肌肉的控制以及行動上的不自主性,有些學生智能缺損程度並不嚴重,因此認知與口語表達較智能障礙學生表現佳,但操作性課程的表現則遠不如智障學生,這樣的內在差異性往往造成腦性麻痺學生自我認知上的矛盾與衝突,對於處於青春期的身障生而言,容易造成情緒處理以及人際互動上的問題。

安置到本校的情緒障礙學生,多伴隨輕到中度的智能障礙,進行一般性的心理諮商輔導成效有限;這些孩子情緒帄穩時是學校功能最佳的學生,是老師的得力助手,在情緒爆發時不恰當的發洩方式情緒,常造成同儕、學校與家庭很大的困擾,影響到本身的學習,也陷入失控-自責-再失控的無限迴圈中,自己也沮喪失落。

所以我們想開啟讓各種障別的學生都能有適性學習發展的機會,開始用心思量我們可以為這些孩子做些什麼。

二、缺乏情緒抒發與表現自我的舞台

高職身障生正處在青春期階段,面臨自我認同的發展;外在環境的挑戰及自我內在的衝突,都較過去增加許多;受限於自身的障礙,身障生往往無法如一般高職生一樣,能透過人際互動、休閒娛樂、創作發表等管道來抒發自己的情緒,常被動的接受照顧者或外在環境的安排,無法主動、自在的表達與分享感受,長期下來阻礙了自我認同的形塑,也因壓抑而引發更多情緒的不當反應。

追尋自我是成長中重要的過程,需要他人的肯定與讚美建立自我的價值,身障生鮮明的弱勢形象,缺乏自我表現的機會與舞台;提供明確的目標,並給予有計畫性的訓練,身障學生也能有令人驚豔的表現。

一、發展理念

教育有能量

透過學習

生疏變熟練

潛力成能力

只要肯努力,障礙不再是阻礙

戲劇有魔法

小魚能飛天

乞丐變王子

只要有勇氣,侏儒可以打敗巨人。

苦思如何突破目前教學所遭遇的瓶頸與困境時,正巧拜讀到有關表達性藝術治療的相關資料,引發我們透過表達性藝術讓身障孩子從中獲得自信的教學動機。

表達性藝術治療的中心概念是:表達,是人類與生俱來的能力,各種方式的表達,都源於人類想要被他人聽見與看見。表達性藝術治療尌是透過語言、聲音、冥想、戲劇、創作等過程,進行情緒的抒發與療癒,讓個案重新審視自己、發現自己、瞭解自己

本方案理念從表達性藝術治療的中心概念為基礎,發展出「善用優勢能力」「寓復健於活動」與「尋找表演舞台」等三個課程面向,分述如後:

1.善用優勢能力,提升自我概念

每個人都有其優勢與弱勢,身障生也不例外;例如腦性麻痺孩子手部或腳部功能不彰,卻有流暢的口語能力;自閉症伴隨智障的孩子不易接受指令,養成固定模式後 就不會忘記。

過去的教育著眼於孩子的弱勢,積極想要將不足的部分加以提升,但往往成效不彰,且讓學生的學習過程中充滿挫折;改從優勢能力為學習出發點,讓孩子可以有發揮長才的機會,提升自我概念,進而更有積極動力去增進自己弱勢能力

2.寓復健於活動,提高復健動力

復健活動是使腦性麻痺與肢障孩子增進與維持肌肉功能的必要作為,復健之路既漫長又辛苦,孩子們必須忍受疼痛進行重複性的動作訓練,讓孩子說到復健活動就面有難色。為了讓孩子們有積極復健的動力,職能治療師們平時就挖空心思設計許多與復健相關的活動;為了使腦麻和肢障的孩子也能參與操偶,於100學年度邀請職能治療師加入,將復健治療的動作融入偶戲操作的課程中,讓孩子在活動中進行復健,一方面提高孩子復健的動力,另一方面也讓孩子能將學習到的動作技能類化於活動中,增進復健治療的功能。

3.尋找表演舞台,減低對外在世界的距離感

許多身障孩子在自己熟悉的家裡或學校場域,熱情又活潑,因為這是安全的地方,會給孩子許多積極正向的鼓勵;一旦離開了這些地方,常常因為自身的障礙而產生挫折感,造成許多身障孩子不敢走出被保護的框架,與外界有所隔閡。替孩子尋找合適的舞台,讓孩子的努力與善良活潑的本性被看見,減低孩子對外在世界的距離感,讓社會從接觸中進而瞭解與接納包容這些可愛的天使,這是我們在102年做到最重要的事!

二、方案發展目標

1.學習更有樂趣:

推動戲劇融入教學,發展偶戲融入教學課程,編輯教材分享資源。

2.情緖正向抒發:

成立學生皮影戲團,開發身心障礙學生表演才華,抒發生活壓力及情緒,並藉偶戲發揮創意,發掘自我潛能。

3.生活更加多樣:

藉由才藝發表,充實休閒活動內涵,拓展生活經驗,並讓社會大眾了解心智障礙者,獲得接納與尊重。

一、單槍匹馬到合二為一:

本校劉持均老師(現已轉任曾文農工特教班)本身對於偶戲表演十分有興趣,經常於假日觀賞各類偶劇表演;接觸到表演性藝術治療的概念後,遂尋思如何將偶戲活動帶入課程中,讓學生更有成長。

某個周六的午後,持均老師到岡山皮影戲館參觀,覺得皮影戲與其他偶戲相較之下,戲偶的製作與操縱都較容易融入教學課程中,加上皮影戲館有一系列的推廣活動,便決心要著手嘗試將皮影戲帶入課程中。

「知易行難」是嘗試新事物最常遇到的阻礙。看起來不會太難的皮影戲偶,沒想到製作起來有許多眉角,持均老師開始找尋可以一起討論的夥伴;國小時曾做過皮影戲偶,且擔任小佑和阿宗班級導師的莊雯淑老師成為最佳的人選。

持均老師對小佑進行試探性的教學,以皮影戲偶圖片和影片引起興趣,鼓勵小佑自創紙偶,並請雯淑老師教導小佑製作紙偶的方法,在三人的討論和研究下,指導小佑修正皮影戲偶的設計,訓練小佑能自製紙偶,於101年鼓勵小佑及當時學校的替代役男參加戲偶製作比賽,小佑和役男初試啼聲尌獲得不錯的成績,讓兩人對於推動偶戲教育更有信心。

二、專業團隊豐富內涵

懂得如何製作戲偶後,兩人進一步想訓練學生操作戲偶,但校內智障學生普遍口語表達能力都不太好,口語表達能力流暢的學生往往又伴隨著肢體方面的障礙,實在令人傷透腦筋。最後挑選了情障伴隨中度智障、腦麻伴隨輕度智障,以及中度智能障礙等三位學生為一組,進行操偶的訓練。

腦麻學生手部功能不佳,且無法站立表演,兩位老師為了讓該生能夠參與操偶演出,用盡心機、絞盡腦汁,仍無法讓腦麻學生可以順暢的操作戲偶,請求本校翁湘喻職能治療師的協助。湘喻治療師加入後,經過職務再設計的調整後,腦麻學生操偶的流暢度果然比一開始練習時候進步許多,本來灰心喪志的學生又重燃起「我一定做得到」的雄心壯志,積極投入練習。持均老師與雯淑老師也深刻體會到有些事情只靠土法煉鋼是無法順利達成目標的,有了專業團隊的加持,整個皮影偶戲的推動尌更順暢了。

三、有志一同攜手打拼

人說「三個臭皮匠勝過一個諸葛亮」,在持均老師、湘喻老師與雯淑老師的努力下,學校的三人小戲團獲得比賽評審的讚揚與肯定,三個孩子從中獲得了成尌感,言行舉止方面也漸漸有了改變,學校同仁也開始注意到皮影戲這項活動。

當102年暑假皮影戲館開辦皮影戲教學初階研習課程時,校內的語言治療師、心理諮商師,以及陳盈儒老師、劉如恩老師等都願意自費參加研習,瞭解皮影戲的相關知能。尤其是盈儒老師,在參加初階研習的第一天,聽到進階研習仍有名額,立刻加碼報名,讓我們這個「仁人愛偶」的小團體又多了一個生力軍,整個團隊更熱鬧更多元,更充滿希望。

一、初探期(個案方式,情緒障礙學生,99學年到100學年)

老師想教你的事:認真!你做得到!

持均老師擔任情障生小佑的專任老師,從小佑的課堂表現中發現,雖然小佑上課時總是帶頭起鬨,一下子說課程無聊、一下子說這太難、那太簡單,再不然就在課堂上玩iPad,弄得其他同學心浮氣躁,甚至跟老師耍賴;但是這個上課不給力、掃地不用力的小佑,卻是個手巧且富有自己想法與創意的孩子,因此持均老師想給小佑一個特別的挑戰-訓練小佑製作紙偶。

持均老師先提供小佑一些戲偶的照片和影片,讓他對皮影戲偶有初步概念;之後給小佑一張圖,紙上畫了一位六臂男孩,要小佑想想, 平常上課時手上都拿什麼東西,要小佑畫在男孩的手上,就這樣,師生共同設計了一件作品。

小佑在製作這件作品的過程中,特別有耐心;跟著持均老師與雯淑老師學習如何製偶,從著色、剪貼到穿線連接,盡心盡性,完全不抱怨,還自己重做了兩個相同的男孩紙偶,替他們穿上不同顏色的衣服,染上不同fashion的髮色。然後,持均老師幫忙小佑報名了製偶比賽,本想說小佑會耍賴不去,沒想到小佑完成了比賽,還贏得了一盒彩色麥克筆回來。

不管名次如何,因為製偶的課程,小佑的確改變了其學習態度,老老實實上好一陣子的課,在班上也安份多了!

二、試探期(3人以內的小組方式,擴展到腦性麻痺合併智能障礙學生,100學年到101學年)

老師想教你的事:不要隨便放棄!

還記得前面提到的那位阿宗吧!阿宗沒有朋友,根據他的說法,他與同學「不同類」:因為「我的腦袋沒壞,只有腳不方便,不需要特殊教育!」為此,阿宗不喜歡來學校,對同學冷嘲熱諷、拒絕老師的教導。

一天,老師誇讚阿宗識字多、講話字正腔圓,邀請他唸課文對白並錄音當教材,又邀請學妹小純(腦性麻痺伴隨輕度智能障礙、女生,識字程度與阿宗相當)一起練習。過程中,阿宗被糾正時,就嚷著太難要放棄;被老師稱讚,就抱怨小純程度很差,不想與她一起練習;就這樣烏煙瘴氣地練習了幾次。有天,老師對阿宗說:「你看過現場演戲吧!你有看過演員演錯就落跑不演的嗎?或在台上對其他人發脾氣、講廢話?人生如戲,戲如人生,把現在該演的角色扮演好就行了!」阿宗似乎開始若有所悟,開始專心地,將情緒一句句融入對白。

經過了這一番折騰,終於錄好了一課「中秋節─月宮遊記」的對白,再來要透過紙影偶的表演方式呈現。演戲人人愛,看大家開開心心的操作戲偶,阿宗因為「手腳不方便」被晾在一旁,阿宗向老師表達熱切的心意:「我想演,那是我的聲音,我想演那個角色!」老師說:「你確定?你應該只是一時興起,等練到一半,或是哪裡不合你的意,你一定又會耍賴不演的吧?」阿宗滿口保證地說:「不會不會,我這次一定會堅持的,老師相信我一次吧!」

為了讓阿宗操作戲偶,老師請職能治療師評估阿宗的手部功能,並對戲台與戲偶做了「職務再設計」,仰賴這些調整,阿宗終於能與戲偶融為一體,完美演出。

後記:這次算是偶戲課程的「初體驗」,後來,我們藉由皮影戲館「101年的全國皮紙演戲表演比賽」發表成果,評審給我們的建議是「給孩子多一點表演權!」,這也讓我們有了新的想法,設定下次的課程設計方向!

三、萌芽期(小團體方式,再加入重度智能障礙及自閉症學生,101學年到102學年)

老師想教你的事:讓我們玩得有意義

經過試驗的教學後,我們確定「戲劇融入課程」能提高學生學習興趣,連害羞的孩子都躍躍一試,只要能將課程設計的適性又有結構性,戲劇課程並非打打鬧鬧過一節課!團隊成員也彼此討論:比賽中看到了其他學校的演出,別人佈景精緻、戲偶精美、故事精采、口白精練,我們的隊伍憑什麼登上同一個舞台呢?我們再三思考,認為這不是一個為比賽而設的團體,我們是運用戲劇的元素,讓學習變得更有意思,所以最首要設定「教學目標」。因為這個信念,第二次的課程設計,將給孩子更多的發揮空間,不以戲劇效果做為考量。

第二次的課程設計有兩個重點:對白及偶的操作方式。對白的重點是要讓協助智障學生克服記憶力不佳的先天毛病,能live呈現,在設計上使用學生最擅長的台語,加上押韻有節奏的對白,運用反覆不斷的聽覺刺激,讓學生能把對白牢牢熟記。

戲偶操作方面,我們從阿宗的練習過程,看到腦麻孩子肢體運動的不足與艱辛,決定將復健活動融入偶的操作功能。在湘喻治療師不斷的調整,以及密集的反覆訓練下,在最後正式演出時,兩位腦性麻痺的同學克服了心中的恐懼,呈現出精采的表演。

同時,教師團隊想進一步將偶戲推廣到國中部-這是非常具挑戰的任務,放眼望去國中部30位學生,大半的孩子是多重障礙,肢體無法靈活操控;智能障礙孩子則無流暢的口語能力,巧婦怎能無米之炊?不過,雯淑老師覺得,給孩子們嘗試的機會,帶著孩子玩玩不一樣的東西,不用對結果設限,因此就決定放手一搏。

當我們第一次讓國中部的學生拿到戲偶時,立刻被感動到無法言語:自閉症的學生崇崇( 平常僅能仿說)一邊操作偶,一邊幫偶發聲;崇崇讓偶又講話又唱歌,專心地盯著戲偶的一舉一動;偶此時是個快樂的小人兒,偶沒有尖叫,沒有出現崇崇平常三不五時憤怒的尖叫聲!

我們教學對象從原本的情緒障礙伴隨輕度智能障礙、腦性麻痺伴隨智能障礙的學生,擴展到重度智能障礙學生,以及自閉症伴隨中度智能障礙學生,針對不同障別學生的個別情況,提供不同程度的協助。

此次教學成果,最後也大膽地在皮影戲館「102年全國師生暨社會民眾皮(紙)影戲表演比賽三人組紙影戲」演出,榮獲高中職組第二名,國中組榮獲第三名的肯定。

 

四、成長期(社團方式,開放大家來嘗試,102學年度至今)

老師想教你的事:大家一起上舞台

教學團隊的努力被學校的大家長-張簡玲娟校長看見了!她主動詢問教學團隊的老師,是否可以以社團的方式進行教學,讓更多孩子有機會接觸到偶戲課程,因此在校內成立了皮影戲社;此時卻面臨任課師資的問題:持均老師因家庭因素,介聘至曾文農工任職,雯淑老師則為國中部老師,亦無法擔任任課老師;此時,暑假皮影戲教學研習中,一聽成主顧的盈儒老師為我們解決了這個問題。盈儒老師雖然是代理教師,卻極富教學熱忱,腦中有許多意想不到的好點子,在與湘喻治療師的搭配下,將皮影戲社團帶得有聲有色。

為了充實表演設備,以及增進更多偶戲的相關知能,我們參加了高雄市歷史博物館「扶植校園皮(紙)影戲團推廣」計畫。除了添購簡易型的戲台讓學生可以練習,更有幸接受到高雄市永興樂皮影戲團張英嬌團長的指導,讓我們對於皮影戲的戲偶製作與演出有更深入的瞭解。

此外,學生還必 須將平時的練習成果,於皮影戲館演出。知道必須公開演出時,團隊成員是既擔心又緊張,因為第一批訓練的菁英部隊-小佑和阿宗已經畢業,社團的學弟妹接觸皮影戲的時間都只有短短三個月左右,真的很擔心正式表演時會開天窗。所幸這時又有如恩老師和家 堃老師加入教學團隊,大家一起集思廣益,協助訓練學生及整個表演的前置作業,讓我們當天的演出廣受大家的喜愛。

除了高職部的皮影戲社團,持續在本校推廣偶戲教育外,國中部也利用藝術與人文課的時間,由家 堃老師進行教學,希望能夠培養更多偶戲小尖兵。

我們的方案實施成果可以分為比賽成果與學生改變兩部份來談起:

一、比賽成果

我們不是並為了比賽而比賽。參加比賽一開始是為了激勵學生,想透過比賽這個管道,一個其他的參賽者都是「一般人」的比賽,讓我們的孩子知道,原來他們並不差,他們可以跟「一般人」做一樣的事,而且可以跟「一般人」一較高下,讓他們感受到自己價值,因此忘記自己身上的軟弱而奮勇向前。

這些獎項對一般孩子可能不算什麼了不起的大獎,但卻是身障孩子一輩子難得的肯定、回憶與驕傲!

(1)101年,組隊參加由高雄市歷史博物館所舉辦之101年全國師生暨社會民眾皮(紙)影戲表演比賽高中(職)三人組紙影戲,獲得優等。

(2)101年,校內之學生與老師參加101年全國師生暨社會民眾皮(紙)影偶製作比賽,獲得佳作。

(3)102年,除高中職組外,另鼓勵國中學生成團,參加102年全國師生暨社會民眾皮(紙)影戲表演比賽三人組紙影戲,高中職組榮獲第二名,國中組榮獲第三名。

(4)102年,吳生及蔡生獲得郭元益第九屆台語答喙鼓比賽(南部地區) 特別獎。

(5)102年,獲得高雄市立歷史博物館辦理「102年扶植校園皮(紙)影戲團推廣」補助經費。

(6)102年,獲得「教育部推動教育優先區計畫辦理補助學校發展教育特色─仁人藝流一專長活動」補助。

(7)102年暑假,校內多位老師及專業團隊自費參加皮影戲師資培訓初階與進階班研習,充實相關知能。

二、學生的改變

其實整個偶戲教育實施下來,讓我們願意再忙再累再辛苦也要繼續下去的動力,不是上面一張張的獎狀,而是我們看到孩子因為這樣的活動與課程而有很大的改變;而那是用再多獎狀和獎金都換不到的無價寶藏。

還記得一開始的那顆看起來很奇怪的頭嗎?當第一次見到小佑時,我們以為他的頭髮之所以會這樣,不是先天如此, 就是有什麼疾病;當小佑的媽媽說那是鬼剃頭時,我們大家都不敢相信,因為一般人只要禿一塊就已經很嚴重了,怎麼會有人是禿成這個樣子?而且沒頭髮的部分已經光滑到看不到毛囊,所以,當小佑媽媽說他國中以前頭髮跟一般孩子沒有兩樣時,我們其實都無法想像,而且覺得小佑的頭髮大概永遠也長不回去了。

但是,當小佑畢業的前夕,幾個老師在整理照片時,突然驚覺到,曾幾何時,小佑的頭髮回來了!那些我們以為再也長不出頭髮的地方,現在被頭髮佔據了!這是多麼令驚喜的事情!

我們不敢說這全都是偶戲的功勞,導師和心理師在輔導小佑的過程中,也花費了許多的時間和精力;但接觸偶戲之後,小佑情緒穩定度有明顯的提升,不再像以往全身充滿著敵意的刺,而且看著在台上靈巧的舞動著戲偶的小佑,臉上專注又認真的表情,真的令教學團隊的成員好感動,好欣慰!也替小佑開心,他終於可以成為一個帥氣的春風少年兄了!

另一個令人頭痛的阿宗,偶戲在他身上也起了神奇的化學變化。阿宗以往對於學校的課程都不感興趣,做任何事情都是三分鐘熱度,不順他的意思尌開始嫌東嫌西……但在第一次的比賽結束後,阿宗發現自己居然可以完成這項「不可能的任務」,十分的驚喜。他在校刊上寫下了他的心得,最後一段寫到:「我也認識、體會到了原來有時候做一件事,是必須態度佳,尋找一些人來共同合作才能完成的。」老師們以往好說歹說都無法改變他的想法和觀念,一次偶戲表演,讓阿宗自己親身體會到那些 平時老師不斷跟他說的「道理」,讓他願意試著去改變;不過這不是童話故事,阿宗沒有從此以後尌完全變得知書達理、乖巧懂事,但是阿宗打開了他的心門,願意去接納老師給他的建議,願意試著去欣賞身邊同學的優點,願意慢慢朝著更好的方向前進,這對我們來說,阿宗已經學習到重要的一課了!

人生, 就是一段不停追尋自我的旅程。

我們從小到大,不斷的從每次的嘗試中發現自己的可能,進而從中獲取養分、成長茁壯。其實身障孩子也是一樣;但往往我們卻自以為是的為孩子們做了很多的決定;「這個你不行!」 、「那個你不會」,讓身障孩子喪失了很多嘗試的機會,也間接為他們描繪了一個有缺陷的自我形象,讓他們對自己感到無力,進而也侷限了自己的發展。如何幫助孩子真正的適性發展?如何讓身障孩子也能活的有自信?這是在推動偶戲教育過程中我們不斷思考的課題。

我們大膽用偶戲為孩子開啟了一個不同的世界,而孩子的表現令我們驚艷!提供一個不設限的學習環境,讓身障孩子真正的發揮他們的潛能,這將是我們教學團隊未來的功課!

在推動偶戲課程方面,我們還有ㄧ些希望達成的目標:

一、讓孩子走出校園,展現自我

訓練的過程中,發現孩子一拿起戲偶,整個人都充滿了自信,因此我們希望藉由戲劇的演出,讓孩子從被動接受者,轉變成有能量的分享者。利用校內皮影戲社團的訓練,發展一套可以進行宣導或表演的劇碼,然後尋找表演的機會,讓社會大眾更了解心智障礙者,獲得接納與尊重,增進心智障礙者自我肯定、榮譽、樂觀之心靈,迎向亮麗的人生

二、發展偶戲融入教學課程教材,分享教學資源

教學團隊目前已著手發展教材,並參加第四屆教材教具比賽,希望透過我們的經驗,讓更多孩子受惠。未來也會持續有系統的發展相關課程,讓整個偶戲教學能更完整。

「台上十分鐘,台下十年功」,一場精彩表演,是許多人的努力、汗水以及不放棄的練習所換來的成 就。身障孩子的人生大戲,需要所有特教夥伴一同努力,讓他們能有最精彩亮麗的演出!

TOP
TOP

快速連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