標竿典範

成果專區

「南」得一見,未曾戴上面具的國家

‧得獎名稱:全國學校經營與教學創新KDP國際認證獎

‧得獎等第:特優

‧主要組別:TD.社會


‧資料來源:Best Education-KDP 2019 全國學校經營與教學創新KDP國際認證獎

‧指導單位:教育部、臺北市政府教育局

‧主辦單位:臺北市立大學、KDP國際教育榮譽學會臺灣分會

‧協辦單位:各縣市政府教育局/處

開始:記得2017年與英文領域夥伴一起參加KDP國際認證獎,那時評選教授問我們,這個課程有繼續往下延伸的計畫嗎?我們倆斬釘截鐵的說:『有』。就是那一年社會領域(歷史)與英文領域合作一起開一門選修課,從此展開攜手合作的課程。

接棒:2018年,我們加入社會領域中的地理科目,利用課程中的國際交流活動,讓孩子做中學、學中做,不是單純只有在課堂上的學習,還實際參與文化中的涵養,讓孩子瞭解互相學習是國際教育交流本質所在,根據教育部的國際教育白皮書中「國際教育應循序漸進,讓學生從外語、『文化』及『全球』議題的學習中,產生具有『國家』主體的『國際』意識。

傳承:今年這一門課,我們除了承接前幾年的紮根,更重要的,我們創新了一些思維與學習方式,並且再加入一門領域,以歷史是一場思辨之旅為起點,英文是站上國際舞台的門票,而數學和方程式就是理解世界運作的方法。但是,除了跨領域外,我們更在課程中,加入『數位』,但數位不只是一種工具,而是與課程設計一起融合,成為學習的方式。另外,還有本課程思維的重點,就是國際教育不應該只是一門在上課時才帶出的主題課程,它應該就是日常生活中,讓孩子自然而然的就是在生活中的國際教育,對於各個國家,保有一定的求知心、探索欲。

 

備註:以上內容節錄自「南」得一見,未曾戴上面具的國家,完整方案內容請參閱相關檔案。

課程設計的理論基礎與學習圖像

一、理論基礎圖像

SAMR Model

SAMR模型由 Ruben Puentedura博士開發,該模型旨在指導教師將技術整合運用到他們的課堂中。SAMR由4個步驟組成:替代(Substitution, S),改善(Augmentation, A),重新設計(Modification, M),重新創造(Redefinition, R)。從以下的學習圖像,我們可以看出SAMR 模型的理論基礎,最上層的「替代」和「改善」中,以目前的教學環境、技術整合,看起來並不複雜。讓學生接觸到數位工具、或者App 的軟體、免費的程式,比如說Google翻譯,就屬於在這一範圍中。這些工具能對學習任務進行功能上的改進,但事實上尚未觸及課程設計上的本質改變。

二、學習圖像

六何法--以「問題導向學習」與「主題導向學習」引導

透過六何法,重新分析發生了甚麼事、事情與哪些人、組織有關、在哪兒和哪時發生、維持了很久、發生的原因和過程,從而收窄探究範圍、確立主題。

老師共備圖像

備課是教學中的重要的環節,沒有備課,我們的教學是不能有系統性的進行,甚至容易流於片段或單一段落的教學。

共備共學,甚至可以重溫當年的學生夢,唯有我們不斷精進,才能給予學生一個致力學習的典範和推動改變的力量。

學生學習圖像

學生透過iPad,將閱讀的學習過程,利用App歸納與整合呈現學習的思維與脈絡。教學需要累積學習者反饋,透過學習者反饋的內容,提供教學更多的創意發想。課程中,更採用資訊融入教學的策略,即時回饋學生的平板,並在雲端上互動教學,利用網路資源,使學生能延伸更多的閱讀內容。

備註:以上內容節錄自「南」得一見,未曾戴上面具的國家,完整方案內容請參閱相關檔案。

課程實施之後的省思與修正

(一)跨領域的教材融合及教學共備

在課程設計時,我們嘗試著將以往在各自領域於課堂上補充的課外知識做跨領域的整合;例如以南亞文化課程為主題時,將原先僅有觀察與計算的數學起源—天文學,加上以時間為縱軸、地點為橫軸的歷史觀點後,就多了人文情懷、素養的養成;而在歷史課中的曆法,加入了數學家和工程師對於天體世界觀的洞見後,就添加了科學的熱情、理性的邏輯。更重要的,透過英文的敘述,讓我們更貼近夥伴國家的生活用語。我們期望這樣的跨界跨域思維能使學生更深入認知天文曆法的重要性。

一門課程的延伸需要的是漸進式,課程設計應具順序性和連貫性,與學生的生活經驗連結,循序漸進加深、加廣,已持續累積的知能,延續前一階段的內容並且符合學生的先備知識,這是我們屢次共備之後、課程實施之後,會對於下一階段的課程修正加以強化的。

(二)科技媒材的引入

我們使用Nearpod和Google Classroom作為學生的學習平台,其主要是為了能即時看到每位學生對我們提問的回饋,做立即性的師生討論,也可以讓學生透過Nearpod的佈告欄功能加以整合大家的看法。但由於數學教師在教學上較不常使用Nearpod互動授課,所以必需花一點時間學習使用的方式,進而開發適合的教學活動。這也是讓我們思考,所有的教學在進行數位的課程設計時,真能完全轉化並取代傳統的教學嗎?在SAMR理論中,從「改善」到「重新設計」這其中的落差與轉銜,也是課程實施之後,我們看到學生的回饋的反應,在往後的課程中需再度思考兩者之間的平衡性與銜接的比例程度。數位工具能提高教學的品質,加強班控的能力,但在學習這些工具時所帶給學生的學習刺激,一方面促使我們開發新課程的想法,但另一方面也需要平衡授課穿插的活化性。

(三)SAMR Model整合

透過SAMR理論我們運用在實際的課程上,從數位載具中呈現的個性化學習背後的基本原理是,我們希望繁瑣的工作交由數位技術加以處理,這樣一來教師就有更多時間處理其它更重要的事務(班級經營、情緒管理等)。

目前有太多老師都集中在SAMR模型的「替代」和「改善」他們只是數位設備運用的使用者。如果只是把數位設備或課程網站的內容轉變成為一種工具使用,很難幫助老師與學生接觸或到達之前從未涉及到的領域;只是試著把目前學習內容使用的複雜度降低而已。所以,必須進行課程設計,對於上課的內容重新設計與重新創造,而這是基於教材所提供的線索和基礎,根據課綱的要求,提出相映的課程目標。並且在重新界定學習經驗時,不能忽視人與人、人與社會的連接,這也是在國際教育中,強調的核心素養,讓孩子具備生活的能力與自主學習、自動探索的動機。

 

備註:以上內容節錄自「南」得一見,未曾戴上面具的國家,完整方案內容請參閱相關檔案。

TOP
TOP

快速連結